廣汽原總經理陸志峰之妻受賄千萬 幫弟弟求運輸項目

行情要聞 · 2019-10-16
昔日,廣汽集團8個月内三名高管“落馬”引起市場關注。近日,裁判文書網公布了落馬高管之一的陸志峰之妻劉某的受賄刑事判決書,該份判決書中披露的兩人收受他人贈送的房産就多達5套。
經法院認定,陸志峰在任期間由劉某經手收受他人所賄送的房産及車位,總價值人民币約1627.37萬元。因此,與陸志峰同富貴的妻子也獲刑三年。而案件披露的主要行賄人中還包括陸志峰同父異母的弟弟。
根據判決書中公布的陸志峰履曆顯示:
2003年1月至2004年4月任廣州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總經理、黨委副書記,廣州汽車工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委員、董事、總經理;
2004年4月至2007年4月,任廣州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總經理、黨委副書記,廣州汽車工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黨委委員兼任廣州本田汽車有限公司董事長;
2007年4月至2008年6月,任廣州汽車工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黨委委員,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兼任廣州本田汽車有限公司董事長;
2008年6月至2013年10月,任廣州越秀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越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隐形持股 收4套房産沖抵分紅
2006年,中山合田公司的胡某在陸志峰的關照下成功拿到了豐田汽車的銷售代理。胡某稱,陸志峰提出要在中山合田公司持有股份,參與公司分紅,陸志峰一開始提出要50%的隐形股份。經過雙方商議後,确定陸志峰持有30%中山合田公司的股份,而陸志峰實際上沒有參與到公司的投資和經營中去,所有的股份名義上都是由曾某代持。
胡某表示,每次中山合田公司賺了錢,自己都會時不時轉賬到陸志峰提供的賬戶上,或者送房産、銀行卡給陸志峰,逢年過節也會送錢過去。
中山合田公司和廣汽集團下屬的豐田汽車有限公司合作,起步時每年銷售量在幾百台左右,自2008年開始,銷售量達到1000台,利潤額平均每年五六百萬左右。胡某認為這些都離不開陸志峰的關照和支持。
胡某稱,平時有些事情陸志峰不方便出面或者沒空前往時,就讓自己和其老婆聯系。2002年,胡某看中了優雅山房的房子,想自己買一套,再送給陸志峰一套。陸志峰表示要把房子登記在其妻子的名下,随後胡某就為陸志峰的妻子辦理了購房手續,房子首付22萬元,按揭86萬元,每個月還貸7000元左右,房屋款項均是胡某支出。
2007年,胡某為陸志峰在華發生态園購置了一套别墅,表示等其退休後居住、打球很方便。陸志峰同意了,并讓胡某将房産登記在自己弟弟胡某強的名下。該套别墅購房款1590萬元,胡某支付了795萬元的首付,并承擔了後續的按揭款項。
該房屋裝修花費就高達200餘萬元,均是中山合田公司支付的。至2015年,陸志峰不再擔任越秀集團顧問後,一家人搬進了這套别墅。因該套房産未登記在陸志峰妻子的名下,故未計入共同受賄财務。
2013年左右,胡某又送給陸志峰兩套凱茵豪園梵登苑的房産,這兩套房産同樣登記在陸志峰妻子的名下,兩套房産共計556.44萬元。
幫助賣地 700萬銀行卡收入囊中
2008年,胡某以1.4億元的價格購置了一塊國道附近的地皮,地皮面積大概172畝。購買後,該塊地部分被胡某用作4S店的公司地址,剩餘部分一直閑置。2010年,胡某打算賣掉這塊地以環節自己在投資中的資金緊張。
因此胡某找到調任越秀集團董事長的陸志峰,希望越秀集團能夠買下這塊地。陸志峰表示越秀集團正準備在中山投資地産,可以考慮。胡某把相關資料交給了陸志峰。不久後,陸志峰告訴胡某已經幫其打好招呼,讓其和下面的公司具體溝通。具體交易談判持續了一年多,最終胡某以2.59億元的價格與越秀集團簽訂了合作。
合同簽訂以後,胡某為了感謝陸志峰,胡某以自己女兒的名字開了一張銀行卡,存了700萬元後送給了陸志峰。該部分所收款項,也未計入陸志峰夫妻共同受賄财物。
2017年5月左右,胡某和陸志峰的妻子一起吃飯時,陸志峰的妻子表示自己沒有車用,并向胡某咨詢什麼型号的車性能好些。剛好,胡某的公司分配了一輛本田冠道SUV給其使用,胡某想着自己又有其他車可以使用,便将這輛車借給了陸志峰的妻子使用。
父親說情 幫弟弟謀生意還收房子
而該案中的另一個行賄人,陸某強勢陸志峰同父異母的弟弟。2006年開始,陸某強擔任廣州新佳瑞公司的實際負責人。
陸志峰表示,自己從小很少和陸某強來往,後來因為工作的事情,其父親找到自己,希望能夠幫助陸某強。陸某強是做運輸生意的,生意比較小。廣州本田公司成立後,有兩塊物流業務,一是整車生産運輸,而是汽車售後配置運輸。陸某強之後中标了汽車售後配件運輸業務,生意也越做越大。
陸志峰稱,雖然在中标中自己沒有直接幫陸某強打招呼,但在此之前自己帶着陸某強認識了公司高管,并向他們介紹了陸某強與自己的關系,各高管都對此心知肚明,因此間接幫助陸某強承接了不少業務。
2005年,陸某強向陸志峰表示,自己公司和本田的運輸合同快到期了,因為規模小,擔心合同不能續約。于是陸志峰約了時任廣本執行副總的付守傑一起打高爾夫球,向付守傑表示希望多支持、幫助陸某強的生意,讓陸某強能夠續約,付守傑答應了陸志峰。
為了感謝哥哥給自己的幫助,陸某強出資為陸志峰購買了凱旋會花園雍景閣的一套房産及三個車位,登記在陸志峰妻子的名下,房款共計900萬元。
妻子投案 因共同受賄1600萬判3年
2017年8月25日,劉偉娟主動到廣州市人民檢察院供述其在丈夫陸志峰給胡某、陸某強謀取利益之後,收受胡某、陸某強所送房産的情況。廣州市人民檢察院對劉偉娟涉嫌利用影響力受賄一案立案偵查。
2017年12月27日,廣州市紀委發布公告稱,對已經退休的越秀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陸志峰立案調查。經查,陸志峰違反廉潔紀律,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金;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和職務影響力,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夥同親屬共同收受他人巨額财物,涉嫌犯罪。
經過調查,陸志峰的妻子與其共同收受他人贈送的房産、車位、現金等這和人民币共計1627.37萬元。
一審時,陸志峰的妻子劉某被法院認定構成受賄罪,且受賄數額特别巨大,應依法予以懲處,但其在共同犯罪中屬于從犯,有自首情節,到案後真誠悔罪,積極退贓,依法減輕處罰。法院依法判處劉某有期徒刑3年,并處罰金400萬元;被扣押的手表、肩包、項鍊、手镯、玉墜、截止等物品予以便先後折抵罰金;被扣押的寶馬牌轎車一輛予以沒收。
陸志峰在證詞中提到,該寶馬車是自己2014年從越秀集團退休後,他人借給自己使用的,已在希望陸志峰能夠約到現任廣汽集團的高管見面,得到關照。
對于一審的判決結果,劉某提出上訴,認為自己從不參與和過問陸志峰工作上的事情,對請托謀取利益的事宜不知情,也沒有轉達請托事項或參與實施牟利行為,應該改判緩刑。對于一審判決予以沒收的寶馬車,劉某的辯護人認為公訴機關沒有對寶馬車相關事實進行起訴,也未進行審理而做出判決不符合刑事訴訟程序。
法院二審後,維持了對劉某有期徒刑3年、并處罰金400萬的判決,扣押的手表、首飾等予以折現後抵押罰金;撤銷了對寶馬車的沒收判決項。

文章推薦:

錦州銀行年報“難産”屢被推遲 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因何明顯上升

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辜勝阻:大量死而不僵上市公司降低了中國股市含金量

棱鏡丨A股“入摩“權重增至20% 創業闆也将納入

璧峰浜庢媴淇濓紝鍙戝浜庣璧侊紝鍏堥攱鑸墊墜寮犳尟鏂闆姝誨紓涔璇佸埜瑕侀椈